您好,欢迎访问<德利鑫电脑科技回收有限公司>官网!
  • 服务保障
    安全快捷、上门回收
  • 服务全面
    回收范围广、现金交易
24小时回收热线
158-0142-2891

中国对“洋垃圾”说NO 出口大国澳洲何去何从

浏览: 时间:2020-11-01

在中国实施“洋垃圾”禁令以及开展“洋垃圾”走私的专项行动后,一场垃圾危机正在澳洲上演。(图/澳新网)

【澳洲网韩申易3月7日综合编译报道】在今年的中国两会期间,中国海关总署署长倪岳峰强调,今年中国将开展“蓝天2019”专项行动,坚决打击洋垃圾走私。

据悉,早在2017年7月,中国就向世界宣布将不再接受废弃塑料、废纸、废弃炉渣、废弃纺织品、废弃矿渣等24种进口固体废弃物。随着2018年1月“洋垃圾”禁令正式生效,这些外来固体废弃物不得不“另谋出路”,同时也向包括澳洲在内的主要垃圾出口大国提出了一个问题:这些垃圾以后该去哪儿?

中国禁止“洋垃圾” 誓坚决打击走私行动

中国海关总署署长倪岳峰近日在中国两会“代表通道”上强调,今年中国将开展“蓝天2019”专项行动,坚决打击洋垃圾走私。(图/新华社)

据新华社报道,实际上,抓好禁止洋垃圾进口,是中国持续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标志性举措。倪岳峰介绍,去年中国海关总署开展了“蓝天2018”专项行动,共实施了5轮强有力的、专门针对固体废物走私的打击行动,取得了非常大的威慑效果。

倪岳峰还表示,去年(2018年),在境外装船前检验环节,中国海关就发现了高达15万吨不合格的固体废物,有效地拒洋垃圾于国门之外。倪岳峰说,今年,中国海关总署将启动“蓝天2019”专项行动,锲而不舍、一以贯之地坚决打击洋垃圾走私。

在禁令生效前,中国每年光是从澳洲就进口多达61.9万吨的回收材料。(图/澳新网)

其实,中国禁止“洋垃圾”绝非一时的考虑和动作。在过去20年里,世界上约一半的可回收物品都被运往中国。

综合网络报道,在禁令生效前,中国每年光是从澳洲就进口多达61.9万吨的回收材料,价值5.23亿美元。据悉,这些垃圾大多从中国香港口岸上岸,随后运往中国内地的南方垃圾处理站。人们在深圳电子垃圾海洋里看到的废品,有相当一部分来自澳洲。

据CNN报道,废弃物占美国对华第六大出口项。据估计,这一禁令使大约1/5的贸易受到了“威胁”。而据绿色和平组织(Greenpeace)的数据显示,英国公司自2012年以来向中国和香港运送了超过270万吨塑料废物,占英国废塑料出口总量的2/3。此外,欧盟40%的塑料垃圾也都是出口至中国。

这样看来,中国实打实的成为了世界各国的“垃圾回收站”。

然而,接收垃圾就意味着中国的环境问题面临着严峻威胁。由于缺乏有效的监管,大量进口废弃物对中国的环境造成了极大的伤害,并威胁着公众健康。

据中国青年报报道,早在2017年,纪录片导演王久良用镜头记录下一处废弃物处理加工厂的惊人画面。河水被污染,村庄被垃圾堆包围,塑料瓶堆积成山,很易引发大火。

而曾作为中国进口电子废弃物回收中心的广东贵屿一度成为关注焦点。据2003年一项调查发现,该镇80%的儿童血铅含量过高。

与此同时,随着中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制造商,中国生产的可回收物品数量早已超过10年前的数量,这意味着中国对进口废弃物依赖性降低,这也是其放弃进口“洋垃圾”的主要原因。

中国禁令实施后 澳洲上演垃圾处理危机

据悉,随着垃圾已在澳洲堆积如山,其解决办法只能是被送到垃圾填埋场进行处理,这一现状使得不少环保人士感到震惊。(图/澳新网)

放眼澳洲,在中国实施“洋垃圾”禁令以及开展“洋垃圾”走私的专项行动后,一场垃圾危机正在这里上演。

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在澳洲的的一家垃圾回收中心,数十名工人不得不忙着对成捆的塑料、纸板和纸张进行筛选。

Suez西澳分公司总经理贝克尔(Craig Barker)表示,中国的这一举措“有效地削减了一半能够再加工的全球可回收材料——一夜之间就把这部分产能取消了”。

这家法国企业正是在中国“洋垃圾”禁令生效后,“处境艰难”的数千家公司之一。据悉,随着垃圾已在澳洲堆积如山,其解决办法只能是被送到垃圾填埋场进行处理,这一现状使得不少环保人士感到震惊。

Suez公司表示,中国的政策转变使其在澳洲回收的废品价值减少了一半。它警告称,如果再生材料行业要在澳洲国内保持生存,澳洲迫切需要一个新的国家废品战略、新的投资和一个强大的本地可再生材料市场。

贝克尔表示:“我们必须减少对离岸垃圾再加工的依赖,这意味着我们必须创建本地的基础设施,创造对回收垃圾的需求。”

2018年2月,在中国“洋垃圾”禁令生效后不久,一家跨国公司Remondis致信墨尔本的客户,警告他们将不得不掩埋一些可回收垃圾,因为“处理中心无法再将垃圾运往中国”。

到了4月,昆州Ipswich市议会警告称,由于中国的禁令,该议会将会把所有可回收利用的垃圾全部填埋。不过,该市后来与一家回收垃圾公司签署了一份合同。根据合同,其不会将所有垃圾掩埋。

澳洲地方政府协会(ALGA)会长奥洛夫林(David O 'Loughlin)表示:“公众对将分类回收垃圾填埋的计划感到愤怒。” 他表示,确保可回收垃圾不被转移到垃圾填埋场的最好办法是推行提高此类材料价值的政策,包括政府对使用未加工塑料征税,并鼓励使用回收材料。

对此,澳洲的联邦政府和州政府正在起草一项全国性的垃圾政策,旨在更多地回收利用垃圾,减少废物的产生,逐步淘汰有害塑料的使用。但即便是各级政府就这一雄心勃勃的目标达成一致,例如在2030年前,将垃圾产量减少10%;将垃圾的循环利用和能源回收率提高到80%;并使用30%的回收材料(垃圾)。就目前为止,这些目标是不可能实现的。

澳洲联邦环境部长普瑞斯(Melissa Price)在去年底与各州环境厅长会面后表示,澳洲人看到更少浪费和更清洁的自然环境的机会,已被政治机会主义所劫持。

而联邦和各州政府未能就这些目标达成一致,也令澳洲的垃圾回收行业感到失望。该行业警告称,东南亚国家可能会效仿中国禁止污染废物的决定,从而加剧澳洲垃圾回收行业的困境。

垃圾非一国之祸 回收处理是全球问题

据悉,泰国已经表示,在2021年前,将禁止进口塑料垃圾。

贝克尔表示,马来西亚也已实施了临时禁令,“我们也看到其他东南亚国家开始讨论垃圾回收的影响。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个绝对的风险,也是一个紧迫的问题”。

“洋垃圾”的处理,并不是从一个国家向另一个国家“出口”就能轻松解决的。大量废弃物从一个国家转移,看似解决了转出国当地的环境问题,却为接收垃圾的国家造成了巨大的“损害”。这并非一个能够独善其身的问题,垃圾是否得到妥善处理关乎着整个人类的生存命运。

据中国青年报报道,每年,全世界有超过800万吨的塑料被倾倒入海洋。每分钟,全球在使用超过100万个塑料袋。每个塑料袋的平均“工作寿命”只有15分钟,但它们的降解时间却需要1000年。

在澳洲本土的垃圾无法向中国出口后,许多人已开始深思垃圾回收加工的必要性。有网民在社交媒体表示,“在我们需要更少的包装、更多可重复使用的袋子、玻璃瓶,还要制定相应的奖励措施。我们必须面对肆虐的消费主义导致的后果了”。

不论是禁止“洋垃圾”入境的中国,还是垃圾回收处理问题面临挑战的澳洲等国,最关键的问题是,如何减少不可回收垃圾的产生,并促使可回收垃圾最大化地被循环利用。这是看在人类的面子上,所有国家需要付出的共同努力。